依赖型咩格障碍

[全职高手][黄喻]存档用

还满喜欢这个设定的不过懒得去考据也罢了,总觉得人物性格OOC超过了自己可以接受的范围。先贴一下省的又发生突然断电这种事情。慢慢修改,按照我的尿性是不可能没有其他CP的。


1


黄少天赶到的时候,市一医院门口已经被布置成了个标准灵堂。遗像花圈挽联一个不少,一水儿孝子披麻戴孝,围坐一圈喊了个哭天抢地,案上摆着香炉,案前架着蒲团,外围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溜场,活脱脱一处丧尽天良的医闹,演成了惨绝人寰的天人两隔。

 

街尽头哪儿呜呜呜鸣着一辆120,围观群众挤住了路,穿工作服的司机刚伸头疏散,便被一个小个子挑头骂了起来,准备好的番茄臭鸡蛋砸在了无辜的救护车上,里面传来病人家属无助的哭求。

 

黄少天穿得便服,左耳朵里扣一个隐形耳机指挥,卢瀚文宋晓徐景熙带着大部队开着警车过来,斜向里刺进人群中开出一条急救通道护送救护车过去。

 

约莫是警备阵仗比较大,嚎丧的孝子们哑了壳,抬起乌溜溜的眼睛四下打量形式和暗号,边煽动民众情绪边隐隐退出人群,留下几个女的老的继续胡闹。

 

急救接诊的医生护士们从绿色通道里冲出来,忽然家属堆里一七老八十的阿婆指着一小年轻大夫尖叫起来,

“就是他!害死了我的媳妇孙儿!”

本以为控制住的局面哗一声溃然,宋晓几个在外围疏散赶不过来,老婆子身后的小青年得令似得举起一块玻璃就朝年轻大夫捅了过去。

 

鲜红的血飞溅,

黄少天举着胳膊瞪着行凶的人,右手掌上拉开一道大口,往外翻着红肉。

所有人都愣住了,被护住的医生喷了一脸的血,黄少天一秒的镇定,深吸口气,疼的咧向了两边的腮帮子鼓回中央,张开了嘴。

后来据那天在场的人说,行凶的小子楞是被黄大队的音波功喷出了眼泪。

 

 

………………

 

 

“操他妈的玩意儿这都不立案,那帮子白大褂还真白衣天使救死扶伤,砖头子都撩脑门上了还这么好说话来着,敢情小爷我这一下可给白拉了得。现在手上还带着十好几线头呢。”

黄少天挂了电话就火气上脑,忍不住发了个小牢骚。

办公室里其他人稳坐如泰山,对这横飞的唾沫和音量早练就了不一般的免疫,外人但见得窗玻璃震动片刻,又归于平静。

 

卢瀚文这才适时的顺了水杯添茶,小脸上笑盈盈的,

“黄少您别生气啦,喻医生找你不着早上电话打到了我桌上,他说一会儿亲自来给你拆线。”

说完悄悄凑过来摸出一串丁零当啷的扔在桌上,

“我专门问戴姐要了审一的钥匙,那个监控是坏的。”

 

“滚蛋!”

黄少天虚踢一脚,

“小脑袋里不知想什么当你队长我是什么人了,我跟你说你少找戴妍琦哪儿看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当心我发你去跟他们法医室的天天跑外勤。”

 

“别阿队长!”

卢瀚文小嘴一撇,

“我不说没人知道你是GAY。”

 

“卢瀚文你妹!!赶紧的给我找张好椅子去。审一的椅子都瘸腿儿你让喻医生一会儿来了往哪坐?快快快快快!”

黄少天被他逗得胸闷气短又发不出邪火,习惯性啪得拍了下桌子,伤口还没全好,震得全身都疼颤抖了。

市一打击医闹这事儿被上头全盘否定,偏生不巧救护车里那位又是个在市里有些头脸的,这好端端的事情给人一个捕风捉影,公安局开道官宦,不让民众伸冤几个大字摊在黄少天面前的报纸上,气得他是晕头转向,嘴唇哆嗦,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嘀咕了些什么,反正办公室里不一会儿就被他吵得没了几个人在。

 

一个电话响起,宋晓慢悠悠脱下耳机喂了几声,走过来拍拍黄少天的肩,

“黄少,小卢说客人到审一了。”

 

“唉这么快呢才十点多钟我以为医院都十二点下班来着,行行行我知道了我这就来。”

幸好有美人解忧,赏心悦目。

黄少天那天救下的医生叫喻文州,是市一的一个住院医,长得斯文白净,眉清目秀,跟一般大夫一般不苟言笑,但只要笑起来就仿佛嘴角含春似得,看得黄少天心情十分之好,那十几针缝得他脸都憋白了的痛苦也就忘到了脑后。

只是这美人似乎有点二。

 

黄队长熟门熟路拐到审一,卢瀚文正陪着对方说话,见他来了,立即挤眉弄眼的退了出来。

“喻医生再见阿。”

 

“再见。”

喻文州好脾气的跟卢瀚文点头,嘴角只是轻轻一启,叫人心神宁静。

“黄警官你好,我来看看你的手。”

 

黄少天本有一腔话要说,已经涌到了嗓子眼,看着喻文州低垂下的眉目竟就咽回了肚里,不太好意思的嘻嘻笑了下,竟带着点拘谨的先关了门。

“你好你好喻医生对不起阿我电话常年占线劳烦你亲自跑一趟过来,其实也没什么我回家自己拆得了的小伤而已,咱们作警察哪没有个三灾六噩小意思小意思。倒是你们那儿,没事吧?


评论(2)
热度(115)
依赖型咩格障碍,喜欢咬袖子